文史资料

哈尔滨抗日保卫战
 

  哈尔滨抗日保卫战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东北军爱国官兵勇抵外侮的悲壮赞歌,表现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气节 内忧外患压孤城 “九一八”事变当夜,日军轻取沈阳。第二天,长春也落入敌手。1931年9月22日,日军在汉奸配合下兵不血刃又占领了吉林市。11月19日,抗日将领马占山“江桥抗战”失败后,日军进入齐齐哈尔,黑龙江省城沦陷。1932年1月3日,日军又占领了锦州。哈尔滨成了一座孤城,成了日军侵占的最后目标。

  日本在哈尔滨设置的哈尔滨特务机关,成为“九一八”事变后制造出兵哈尔滨借口、扶植汉奸势力的重要力量。1931年9月21日夜,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馆、特务机关、日本人办的哈尔滨日日新闻社和韩鲜银行支行的门前分别发生手榴弹爆炸事件。9月25日夜,爆炸事件又在日本人办的南岗文化协会、居留民协会发生。这些爆炸事件都是由哈尔滨特务机关长百武晴吉、宪兵大尉甘粕正彦和预备役中尉吉村宗吉等人共同策划的,以便制造中国人“排日”、“日侨民生命受到威胁”而和出兵的口实。日本侵略者还以金钱、武器为诱饵,唆使中东路沿线的白俄分子多次闹事暴乱。1932年1月3日,上千白俄在中央大街开枪寻衅,打死中国警察1人、伤10多人。事后,日本特务机关竟向中国当局提出抗议,要求惩办中国警方,为白俄分子撑腰。1932年1月19日,老牌特务土肥原贤二出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策应日军进犯哈尔滨。

  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张景惠在“九一八”当天,于沈阳秘密会见坂垣征四郎,表示愿同日方合作。9月27日,宣布成立伪“东省特别区治安维持会”,张景惠自任会长,公开投降日本。张景惠建立了拥有三千人的汉奸武装,只待日军来时拱手献城。

  自卫军奋起御侮 1932年1月26日,依兰镇守使兼24旅旅长李杜将军率军进入哈尔滨,部署作战,实行戒严,危急局面得以好转。李杜与马占山晤面,决定联合在哈的丁超、邢占清等东北军将领,共同保卫哈尔滨,得到赞同。李杜、丁超等将领召集所有在哈的抗日将领开会,成立“吉林自卫军总司令部”,公推李杜为总司令,丁超为护路军总司令,王之佑为前敌总指挥,决意保卫哈尔滨。部队被划分为三路军,分别由冯占海、赵毅、杨耀钧为各路总指挥。会后,“吉林自卫军总司令部”发布了抗日讨逆通电。

  吉林省公署参谋长熙洽将吉林省城让敌,随即宣布“对日合作”,成立伪吉林省长官公署,自任长官。熙洽投敌后,委任原已下野的东北军骑兵师长于琛徵为伪吉林省“剿匪军”总司令,建起号称五旅之众的伪军。1932年1月18日,于琛徵率伪军,由日军少佐东宫铁男、小野正雄督阵,在日军飞机、重炮掩护下,占领榆树。1月27日,于琛徵伪军向哈尔滨上号(香坊)、南岗、三棵树发起攻击,当即遭到李杜、丁超、冯占海部猛烈还击。伪军向阿城方向逃窜,自卫军乘胜追击,毙敌甚多。当天下午,伪军又犯哈郊小北屯,双方演成激战。日军出动飞机对自卫军投弹轰炸。日军507号侦察机被自卫军炮火击中,坠毁于正阳河附近洼地,机上的日军大尉清水被击毙。次日,于琛徵不甘失败,卷土重来,向南岗极乐寺、文庙一带反扑,又被自卫军打得丢盔卸甲,惶惶遁去。

  1月29日,日本驻哈尔滨领事大桥拜会丁超,要求丁超、李杜军队即日撤出市区。1月30日,日本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土肥又出马,限令抗日军必须在1月31日5时之前撤出城外,否则日军将发起进攻。日方的蛮横要求遭到抗日将领严词拒绝。汉奸张景惠受日本人指使,劝说丁、李军与日本人合作,也遭到拒绝。张景惠还准备在市内各建筑物悬挂日本旗,李杜闻讯当即下令,“如有悬挂日本旗者,以军法从事”,刹住了汉奸的气焰。

  重创日军 被迫转移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命令驻长春的日军步兵第二旅团长谷部向哈尔滨进发。22旅破坏了部分铁路路段和第二松花江大桥,延缓了日军的侵犯速度。这时已进抵双城十里铺附近的伪军刘宝麟旅企图配合日军,蠢蠢欲动。1932年1月30日凌晨,22旅旅长赵毅率5个营兵力向伪军刘宝麟旅发起突然袭击,毙伤伪军700余人,缴获各种枪械600余支,刘宝麟带部分伪军逃脱。赵毅旅获胜后,迅速驰返双城,当晚将配有山炮、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的两个团,埋伏于双城堡火车站外围。晚9时,北侵的日军长谷部旅团约2000人乘两列兵车开进双城火车站,下车宿营。赵毅部抓住战机,立即从三面发起冲击,先用猛烈炮火和机枪火力把敌人压制在站台上,继用手榴弹、刺刀发起攻击。经两小时激战,打死打伤日军数百人。次日晨,日本援军和十余架飞机赶到,暴露在空旷之下的赵毅部遭受到重挫,双城失守,哈尔滨门户洞开。

  双城失守后,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命令第二师团主力和混战第八旅团,在飞机、坦克、装甲车配合下向哈尔滨进犯。驻齐齐哈尔的第四混成旅团沿哈满线向哈尔滨进犯。2月2日,日军第二师团主力逼进哈尔滨南郊。为了迎击敌人,李杜立即召开自卫军主要将领会议,制定应急作战方案,重新调整作战部署:26旅防守南岗、马家沟,28旅防守顾乡屯,22旅防守香坊,冯占海部担任迂回任务,24旅作为总预备队防守道外。

  2月3日,日军主力在飞机、坦克、重炮掩护下,向哈尔滨市区发起猛烈进攻。自卫军官兵在各个战场奋勇反击,以沉重的代价顶住了日军的第一天进攻,并击落一架日机。4日,日军集中优势兵力,分两路向市区发起总攻。抗日自卫军利用围墙和高房作掩体,奋力阻击敌。当天击毙日军大尉山本良次,全歼日军一个中队。战斗中,李杜、丁超亲临前线指挥。自卫军用平射炮击毁日军2辆坦克,日军被迫撤至顾乡屯。5日晨7时,重新部署的日军借优势装备再次发动进攻,飞机投弹多达数百枚。自卫军遭到重大损失,被迫向哈尔滨东北方向转移。至午后4时许,日军主力侵入哈尔滨市区。 4时40分,日军侵占哈尔滨火车站。至此,哈尔滨沦陷。

  反攻哈埠示“国联”哈尔滨抗日保卫战失利后,李杜、丁超、冯占海多次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在哈东地区继续坚持抗日斗争,伺机夺取哈尔滨。1932年4月马占山电邀李杜、丁超、冯占海、邢占清等抗日将领派代表到拜泉开会,共商联合抗日大计。会议决定组成多路大军分别进攻哈尔滨,夺取哈尔滨后直捣长春。会议形成了在松花江南北两岸反攻哈尔滨军事计划。

  4月20日李杜在依兰召开旅以上军官会议,决定分三路向哈尔滨发起反攻。经激战,29日收复宾县。5月15日,冯占海部逼进哈尔滨东韩洼子一带。在松花江北岸的马占山部,5月17日包围了驻松浦铺日军,歼敌一部,残敌乘船逃回市区。5月23日,马占山部在呼兰与日军第十师团展开血战,日军退至松花江边,马占山部跟踪追击,火炮直射日军营地。

  为了镇压抗日军队,从4月到6月短短两个月时间,日军就向吉黑两省增调了第8、10、14、19、20共5个师团,调兵规模空前。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亲到哈尔滨督战。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抗日军伤亡较大,为了保存实力,抗日军进攻哈尔滨的计划未能实现。

  抗日军多次进攻哈尔滨,在国际产生了很大影响。“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南京政府把阻止日本侵略的希望,完全寄托于“国联”(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国际组织,1946年4月正式宣告解散)。1932年4月初,“国联调查团”来到东北,5月9日到达哈尔滨,在马迭尔饭店等处下榻。马占山的代表机敏地冲破日伪的封锁,会晤了调查团,对日本刚刚炮制出的伪满洲国坚决反对,表示要同日本侵略者斗争到底。随后,调查团派美国和瑞士记者避开日伪的监视,秘密会见了马占山,向全世界报道了东北军民的抗战情况。当时参加“国联调查团”的中国外长顾维钧回忆:在哈尔滨的“旅馆里几乎通宵可以听到清晰的枪声。半夜里我从旅馆的窗户外望,可以看到一长列日本坦克和装甲车开去和马占山、李杜率领的中国军队作战。事实上我们一到达,一个中国军队派来的人就和我取得联系,并且告诉我,中国军队就要向日本人进攻,要和日本人战斗到解放东北为止”。国联调查团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伪满洲国“不能认为是真正及自然之独立运动所产生”,“在当地华人心目中真是日人之工具而已”。顾维钧颇有感触地说:“如果没有东北的抗战,在国联大会上简直没有话可说”。抗日部队保卫和反攻哈尔滨,表现了中华民族的坚强不屈的气节,也在国际上为中国赢得了应有的地位。 作者:市政协常委、市民革副主委

[关闭]
  主办:政协哈尔滨市委员会 制作:哈尔滨新闻网
  备案号:黑ICP备05009145号 您是本站第 次来访者
  纪检监察电话:0451-8649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