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回忆任仲夷二、三事
 

  任仲夷同志是我的老领导。他是1953年7月到哈尔滨工作的,开始是市委第二书记,1956年李长青同志调走后,他任第一书记。我在市中苏友好协会任驻会副会长,后是中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因当时没有部长,很长时间由我主持部的工作。与任仲夷接触逐渐多了起来,并随着相互了解的深入,也就成了我所尊敬的领导者,又是同志加朋友。

  思想敏捷,最没有“架子”的书记

  在我的印象中,任仲夷是头脑清晰、思想敏捷,待人处事最没有“官架子”的书记。他经常下到基层,了解老百姓的疾苦,询问百姓的需要。尤其是在经济困难时期,他看到老百姓生活困难,常常坐立不安,于是他经常到工地、工厂和工人们谈心,鼓励大家克服困难、发展生产。任仲夷带领哈尔滨人民经过不懈奋斗,取得了喜人的成绩。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和第二个五年计划中,哈尔滨的工业飞速发展,完成了苏联援建的十三项大工程,还安置扩建了南厂北迁的一部分工厂。哈尔滨由一个典型的消费城市发展成为以机电工业为主体的新兴工业城市,成为全国的重要工业基地。任仲夷同志为哈尔滨的建设发展日夜操劳,呕心沥血,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任仲夷在工作中不但注意物质的建设,而且非常注意做人的工作,在他带领下培养了一大批在全国有影响的劳动模范,像苏广铭、王荪慈、李学义、苏长有、魏淑琴、王洪华等。

  哈夏音乐会的畅导者、支持者

  任仲夷在哈尔滨工作期间,非常重视文艺工作,因此在50年代和60年代,哈尔滨的文艺工作非常繁荣。哈尔滨话剧院两次进京演出,轰动全国,著名的哈尔滨之夏音乐会也是这个时候兴起的。1961年是三年自然灾害中最困难的一年,老百姓生活得也很艰苦。市委常委会研究如何发展生产搞好供应时,任仲夷同志对我说:“老牛啊,现在咱们在经济上有困难,正在想办法在生产上解决,组织好供应。你们也想想办法在精神上满足群众的需求,把群众的文化生活搞得更丰富一些,给群众注入点面对困难的力量和信心吧”。当时我首先想到的是音乐,因为音乐最具群众性和鼓舞性。散会后我即找到了市音协的秘书长唐乃智、哈尔滨歌剧院的院长沙青等同志,在一起商议如何落实任仲夷同志的指示。我提出:既然捷克有一个“布拉格之春”,我们可以搞个“哈尔滨之夏”音乐周。大家都赞成这个想法。1961年7月5日,首届“哈夏”音乐周拉开帷幕,近两万人在剧场观看了首次演出。“哈夏”音乐周活跃了哈尔滨人民的夏季生活,受到了群众的热烈欢迎。四十多年来,“哈夏”之花一届又一届常开不败。《乌苏里江》、《我爱你塞北的雪》、《太阳岛上》、《乌苏里船歌》等一批优秀歌曲从“哈夏”传向全国。

  点亮冰灯的第一人

  1964年初冬,任仲夷和市长吕其恩,到香坊区幸福乡检查工作回来的路上,一家门口两个用水桶冻制的冰灯令他们感到惊奇。任仲夷、吕其恩仔细地观看了冰灯,回家后他们找来水桶和花盆亲手冻制了冰灯,不仅有透明的,还有用红、蓝墨水冻成的带颜色的。任仲夷和吕其恩把建设局长刘作田和园林处长刘学文找来,对他们说,哈尔滨冬季长,公园冬季很萧条,有什么办法使它热闹起来,你们看能不能搞冰灯游园会。刘作田、刘学文看了任书记和吕市长自己制作的冰灯,都表示赞同。任仲夷还把我找去,要宣传部牵头找艺术学院雕塑室搞一些以农业丰收为题的冰雕放在公园。我当时找了杨世昌、铁恩厚商量此事。他们也是第一次用冰搞创作,但很快制作了数十头猪、羊、牛、鹅的冰雕摆在公园,很受群众欢迎。

  尊重知识、尊重科学、重视人才

  任仲夷在职期间,非常重视人才。当时市委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科学技术和文艺方面的优秀专业人才经考核就可以调入哈尔滨工作。因此,张权、李书年、卓明礼、杨角、张晓菲、尹瘦石、仓传德、汪立三、白辛、高兰、刘思任、晁楣等一批专家调入了哈尔滨。在当时受到“左”的思潮影响,把知识分子称为“臭老九”的情况下,任仲夷还亲自参加了东北农学教授杨衔晋、医科大学教授于维汉和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喜彩苓的入党仪式。这件事情不迳而走,在知识界引起很大反响,很多高级知识分子受到鼓舞,更加靠近党,积极工作。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因为营养跟不上,很多高级知识分子得了肝炎。任仲夷开会决定,大学的教授和文艺界5级以上的专业人员和医院的专家每月每人供给5斤鸡蛋、3斤白糖、3斤黄豆、3斤鱼。现在看来这些算不了什么,但在那时却是很了不起的大事。任仲夷此举表明了党对知识分子的关怀,使知识界人士受到很大鼓舞。

  三次回哈看望老朋友

  任仲夷同志是1977年调离哈尔滨的,先到辽宁省任省委第一书记,后到广东省委任第一书记,这一走就是20年。在这20年里,我记得任仲夷同志回来过三次。上个世纪80年代8月份回来过一次,住在南岗花园邨招待所,他给我打电话,说想见见杨角、沙青、刘小楼、云燕铭等文艺界的同志们。我当即通知了刘相如、杨角、沙青、云燕铭、韩惠梅、张蓉华、高亚樵等。大家一听说老领导回来了,都十分兴奋,纷纷放下手头的工作去看他。任仲夷拿出特意从广东带来的芒果等新鲜水果招待大家。当时我们都很动情,不仅因为老领导还惦记着我们,为老领导这份心意而感动。

  任仲夷第二次回来是1989年7月,他专门到市政协看望张屏、张润生、于为、马开印、曹慰农、邵越千、赵世杰、冯守田、董启来、梁彦德、隋景山等老同志。除了互致问候外还参观政协大楼,在门前合影留念。第三次回来我记得是1996年夏天。他不但会见了和他一起共过事的老同事,如王化成、张屏、冯毅、武通甫、吕文德、王世杰、朱明静、王桂芝、陆庆琛、隋从新、徐宝栋、赵明孝、马国杰、李宗有、王正之、张鲤、陈坚石、郭长胜、杨嘉茹、杨玉兰、宏光、杨国权和我等老同志,还会见了文艺界的刘相如、沙青、王志超、刘小楼、云燕铭、喜彩苓、张蓉华、韩惠梅等。任仲夷看到这么多朋友都健在十分高兴,他说,以后我一定要经常回来看看,我在那边很想你们。

  广东之行成了永远的回忆

  2003年,我有机会到广东去看老领导任仲夷同志。老人不顾年龄和劳累,陪了我两天,参观了广东的一些工厂企业,还乘车一起到虎门,看林则徐纪念馆,抚摸着虎门炮台的大炮,任仲夷感慨万千。他说:国家必须强盛起来,帝国主义才不敢欺侮你。

  两个老朋友白天参观,晚上交谈,回忆了在哈尔滨一起奋斗的岁月,回忆了哈尔滨困难时期的日子,回忆了文化大革命的磨难。从交谈中使我了解到,任仲夷一生也经历了许多坎坷,但他用他的睿智与豁达乐观地面对人生磨难。我万万没有想到广东一别竟成了永别。

  和任仲夷同志相知相交50多年,最懂我的也是他。有一次任仲夷同志到上海见到陈沂同志,两个人在吃饭时,谈到文革中哈尔滨的干部时,任仲夷说:“数牛乃文的骨头最硬,敢于实事求是”。陈沂同志的夫人马楠同志把他们的话告诉了我,我感到无比的欣慰。

  如今回忆起任老,往事如昨。他为哈尔滨人民做出的贡献令我们哈尔滨市人民倍感幸福。听到他的去世,万分悲痛!对他的怀念更加忆往情深!

[关闭]
  主办:政协哈尔滨市委员会 制作:哈尔滨新闻网
  备案号:黑ICP备05009145号 您是本站第 次来访者
  纪检监察电话:0451-86491902